• <rt id="meki8"></rt>
  • <td id="meki8"><input id="meki8"></input></td>
  • 安全管理网

    突发疾病48小时内脑死亡,能否算工伤?

      来源:工人日报-中工网 
    评论: 更新日期:2024年03月22日

    员工张强在工作中突发疾病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当地人社部门以超过48小时死亡为由出具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后经法院两审以其脑死亡发生在48小时之内为由撤销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律师呼吁进一步明确脑死亡标准在视同工伤问题上的适用,从而更好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

    “此种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有关‘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规定的基本内涵及立法本意,应予适用。”3月21日,看到陕西省西安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终审判决书中这段话,张强的家属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2022年6月9日13时30分许,在西安一家自动化设备企业上班的员工张强在工作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于当年6月14日死亡,时年35岁。西安市雁塔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雁塔人社局)以张强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超过48小时死亡为由,出具了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张强的家属不服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诉至法院,请求撤销雁塔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此后,经过一审、二审程序,最终法院撤销了雁塔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其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一审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

    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规定:该条例中提到的突发疾病包括各类疾病。48小时的起算时间,以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作为突发疾病的起算时间。

    记者从西安铁路运输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书上看到,本案中,张强突发疾病被送往当地医院急诊科,经急诊科诊断为脑卒中,高血压3级,医院急诊科于2022年6月9日14时05分向原告下发病重通知单,据此认定2022年6月9日14时05分为48小时的起算时间。张强于2022年6月14日出院后死亡。该死亡时间距离其于2022年6月9日14时05分被初次诊断的时间,确已超过48小时。

    但该法院查明,张强术后第二天即6月11日8时50分经查房患者呈深昏迷状,双瞳散大固定,无自主呼吸,随时存在呼吸心跳骤停可能。当天9时08分,张强突发心跳骤停,经抢救后需要持续使用呼吸机辅助呼吸。彼时,张强已属于脑死亡状态,其死亡已具有不可逆性,持续救治只能延缓心肺死亡时间,但其家属不愿放弃抢救至其出院后死亡。从张强经抢救无效死亡的具体过程也可以看出,2022年6月11日8时50分,经医生查房,张强多项生命体征消失,在48小时之内已无救治可能,其死亡已具有不可逆性。

    2023年,西安铁路运输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撤销雁塔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其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人社部门担心影响工伤保险基金安全

    对此,雁塔人社局上诉称,我国并无脑死亡的相关立法,我国目前法律采取综合标准说,即自发呼吸停止、心脏停止、瞳孔反射停止,以脑死亡判定死亡的新标准作为研究尚未正式出台,一审判决采纳关于脑死亡的观点不当。

    该局认为,张强术后第二天即2022年6月11日8时50分,经医生查房,已无自主呼吸,随时存在呼吸心跳骤停可能,这说明张强心跳并未停止,经抢救张强仍然存在生命体征,呼吸机作为现代医学一项常见的医疗器械仅为辅助呼吸的作用,使用呼吸机辅助呼吸与认定死亡并无直接联系。另外,从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记载,张强2022年6月14日死亡,可以确定张强死亡确实超过了《工伤保险条例》中关于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之规定。

    此外,雁塔人社局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视同工伤条款是立法对应当认定为工伤情形的合理扩大,是对符合该条款规定情形的职工的扩大保护,因而不能再次扩大适用,故《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的应用应当严格从文理角度进行解释。若一再从宽适用,一是从宽的尺度将无法把握,二是将严重影响到工伤保险基金安全和其他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

    近日,西安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应明确脑死亡在视同工伤上的适用

    目前,医学上通行的死亡标准是脑死亡和心脏死亡,而我国立法确实只承认心脏死亡标准。但不少医学专家学者认为,脑死亡标准更科学,因为心脏是一个独立收缩的器官,即使在没有脑神经支配的情况下,心脏还能维持跳动很长时间,但其死亡已具有不可逆性,持续救治只能延缓心肺死亡时间。

    “如果在患者脑死亡的情况下,让家属直接放弃治疗,似乎不太人道。认可脑死亡,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一些家属在48小时之内拔管的情况发生。”张强家属的代理人、陕西仁和万国律师事务所律师余伟安表示。

    记者注意到,已经有不少地方的法院认可脑死亡。例如,2021年4月,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巴拉贡镇一工作人员在工作期间晕倒,后送医救治无效死亡。当地人社局因其“临床死亡”时间距发病时间超过了48小时而不予认定工伤。家属不服认定告上法院,旗市两级法院的裁判结果一致,均以其脑死亡发生在48小时之内为由,撤销了杭锦旗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责令其重新作出认定。

    余伟安表示,虽然不少地方从维护劳动者利益出发,对于劳动者工作中因病48小时内死亡的,采取脑死亡标准来认定,但这毕竟是少数案例。从目前各地实践来看,对视同工伤涉及的工伤认定,调查取证要求高,性质判定争议还是比较大的。此案之所以胜诉,一方面是因为审判法院能够探求立法本意,公正审判,另一方面是该案的调查取证工作比较扎实。

    “我们希望这样的成功案例越来越多,同时呼吁进一步明确脑死亡标准在视同工伤问题上的适用,从而更好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余伟安说。

    那么,突发疾病48小时内脑死亡算工伤会否冲击工伤保险基金呢?对此,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沈建峰对记者表示,不能认为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可能性的增大就是损害它的利益,符合该制度目标的支出就是符合工伤保险基金利益的。当前我国工伤保险基金的收付比总体是很安全的。


  • Tag:脑死亡相关内容
  •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more
    创想安科网站简介会员服务广告服务业务合作提交需求会员中心在线投稿版权声明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久久一区二区三区四区,精品久久久久一区二区国产,亚洲精品久久久久久伊人,91精品在免费线